邢李㷧密密吸思捷 料变最大股东

昨天是思捷(330)供股权(2949)最后一个买卖交易日,靠思捷而身家暴涨的前主席邢李㷧,原来一直暗地里收集思捷股份。据港交所(388)的披露权益显示,于上周三(7日)供股权买卖首日,邢李㷧以每股平均作价11.669元,增持2320.52万股正股,涉及金额2.71亿元,同时申报另外持有思捷8420万股,但未有作价,相信是供股权;计及供股,他的持股量增至10.33%,有机会再次成为思捷单一大股东。

持股量逾10%

退出思捷董事局多年的邢李㷧,自2010年已把思捷股份减持至1.79%,由于低于5%持股量便毋须再披露,他是否仍持有思捷已是个谜。数据显示,他于2010年2月4日减持思捷至1.79%后,持股量为2283万股,但于今年11月7日,他持好仓的股数由9300万股增至1.16亿股(5.99%股权),持股量再次曝光。

另外,邢李㷧增持正股的同日,亦申报持有8420万股,这批股份可能与供股权有关。若以每股供股价8元计算,这批供股权若悉数供股,需动用逾6.7亿元,并令他的持股由5.99%增至10.33%,成为思捷第二大股东,仅次于基本股东Lone Pine Capital。持有2亿股思捷股份,若以正股昨天收市价10.62元计算,市值逾21亿元。

至于Lone Pine Capital亦再于11月9日,第二次场内减持490万股思捷供股权,每股平均价3.1元,好仓由 11.13%降至10.88%。截至昨天的申报资料,Lone Pine Capital应该仍持有约2892万股供股股份,如果再悉数减持,其持股量将降至不足10%,低于邢李㷧。有基金经理指出,若连同邢李㷧于2010年至今年11月增持的股权再进一步披露曝光,不排除他已是思捷第一大股东。

股权申报迟一天显示

值得留意的是,Lone Pine Capital及思捷非执董Alfred Friedrich沽出供股权,同样是于本月7日进行,并按一般三个交易日后披露的惯常做法,已于周二(13日)显示在港交所披露权益中。不过,邢李㷧的申报却迟了一天,即昨天才显示出来,但昨天已是思捷供股权最后一个买卖交易日,换言之,投资者已没有机会再购入供股权,以低至每股8元的水平增持思捷。

上周三供股权买卖交易首日,思捷的供股权价曾急升54%,成交额高达8.07亿元,较正股成交额多,直至昨天是最后交易日,供股权价下跌12%,收报2.55元,较首日供股权价值2.88元下跌11.4%。受到拖累,思捷正股跌2.7%,收报10.62元。

增持挽回投资者信心

对于邢李㷧出手「拯救」股价低迷的思捷,市场分析员指出,这将对思捷股价有正面刺激作用,亦被视为思捷挽回投资者信心的最后一着,希望借前主席的效应,为市场带来憧憬,再次吸引投资者。据了解,当年是邢李㷧找郑明训帮手坐镇思捷。

高位沽货套逾210亿

邢李㷧自九十年代起创造出思捷(330)的黄金年代,不仅晋身蓝筹股之列,高峰期市值更高逾千亿元,成为罕有地以香港为基地的国际零售企业,惟随着他自2003年起逐步沽售手上股份,套现合共逾210亿元后,思捷业绩及股价也不断下滑,近年股价更一度跌穿10元水平,因此邢李㷧是次回归,难免令市场有所遐想。

思捷品牌于1964年由创办人Tompkins夫妇创办,邢李㷧与思捷的不解之缘始于1972年,Tompkins夫妇结识当时从事纺织业的邢李㷧,并把思捷的香港代理权交给他。

直至1990年,Tompkins夫妇因为离婚,故无意再经营思捷品牌,把公司股权逐步转让予邢李㷧,他一手奠定思捷全球批发业务的经营模式,经过架构重组后,思捷于1993年在香港上市,公司业务迅速扩张,直至2002年跻身恒指成分股,思捷股价于2007年10月升至109元,创下历史高位,高峰期市值高达1400亿元。

退出管理层 股价续下滑

不过,邢李㷧在思捷高峰期却急流勇退,他于2003至2010年期间,先后7次沽出手上股份,套现逾210亿元,他更在2006年退任主席兼董事职务,正式退出思捷管理层。

按昨天收市价计算,思捷目前市值约205亿元,意味邢李㷧套现资金已经足以收购整间思捷,惟在他退出之后,当年的三巨头其余二人高汉思及潘祖明也先后离去,思捷神话急速破灭,公司业绩及股价双双急剧下滑,引起不少市场人士的质疑,邢李㷧的离去是否有内情。

思捷转型改革前路艰难

思捷(330)转型改革之际,前主席邢李㷧突然增持,市场人士均觉得惊讶,但认为对实质业务没有帮助,对股价或会有刺激作用。分析员表示,思捷的基本因素没有改变,未来数年思捷仍要为185亿元的品牌转型作出投资,加上外围环境仍严峻,预计今年度思捷可能出现亏损。

一名中资分析员表示,思捷的基本因素没有改善,而且还要供股,即使有邢李㷧增持思捷的消息,仍看淡该股的前景。截至6月底止,思捷手持现金31.7亿元,净现金15亿元,而过去6个月,该公司录得经营亏损,又要供股,下半年营运不会有重大改善,业务复苏路途遥远。

管理层频密更换

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受到欧洲经济不景气影响,已结束了10年高增长盈利的神话,再加上思捷品牌老化及快速时装的兴起,思捷高层人事多次变动,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导致思捷业务低迷及股价大跌。

为了救亡,思捷前行政总裁范德施作出为期4年的品牌转型,投资185亿元,但转型计划首年,前财务总裁周福安、范德施及前主席Hans-Joachim Korber已相继「跳船」;其后,由非执董柯清辉接任主席,虽然已聘请前Zara母公司Inditex管理层Jose Manuel Martínez为行政总裁,但市场人士仍质疑转型计划的成效,因为欧洲需求疲弱、管理层更换频密及行内竞争激烈,投资界对转型计划的执行力度持审慎态度。

6.1

6.2

6.3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