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动减赤」碍复苏

美国正面临新一轮联邦政府支出削减,这一回至少要从GDP增长中削去0.5%个百分点,减少至少100万个就业岗位。自动的全面支出削减,即所谓的「自动减赤」(sequester),将减少850亿美元支出─并在2021年之前每年都削减这一规模的数量。

所有主要政府功能─尤其是国防、对外援助、基础研究、应急救援和教育等─将经历迅猛而巨大的资金冲击。如此削减与1月达成的增税方案一起,将拖累2013年GDP增长1.25个百分点,使今年沦为又一个复苏萎靡、就业创造下滑的年份。

结果多与事实背道而驰

自动减赤支持者的真实目标,是减少联邦政府规模─通常以政府支出过多会影响经济增长的观点出现。尽管这一观点在政治上颇具吸引力(因为它会激发公众对赤字失控的担忧),却与事实背道而驰。

政府支出不足,而不是浪费,是经济复苏不振的主要因素。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最新报告显示,州和地方政府的大规模减支─以及最近的联邦支出大幅削减─是总需求反常的长期不振的原因。

在最新讲话中,美联储主席贝宁奇和副主席耶伦(Janet Yellen)认为地方、州和联邦层面的财政赤字已成为经济恢复充分就业的一大障碍。在衰退结束后的一年中,联邦、州和地方层面的自由裁量支出提振增长的效果,与前几次复苏不相上下。

但是,随后─与前几次复苏截然相反─财政政策转而成为紧缩性,抑制了总需求,拖累了增长。州和地方政府大幅削减支出和岗位。2009年刺激方案中的临时性增支措施到期退出后,自2010年以来,联邦商品和服务采购量以来一直在下降。

即使没有自动减赤,真实人均政府支出(包括采购和转移支付)也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有所下降,而在自尼克逊以来的诸位总统任期中,这一指标均是上升的。即使没有自动减赤,联邦预算赤字也会在未来两年中以比二战复员后的任一两年期都快的速度下降。

由于总需求持续严重不足,美国经济一直在远低于潜在产出的水平运行。2008至2009年,真实GDP相对无通胀潜在水平降低了8%,此后一直运行于前期增长路径之下8%的水平。

产生负乘数效应

这意味着光是今年就要损失9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这一巨大的浪费,体现在7.9%的失业率和15%的贫困率上,这两个数字均远高于过去30年的平均水平。

最新的研究发现,自由裁量财政政策乘数─即自由裁量政府支出变化引起的产出变化─在名义利率较低、大量资源未获得充分利用时较高。这些情况表明,美国经济所面临的新一轮政府支出削减,将对GDP和就业增长产生负乘数效应。

自动减赤是意识形态和政治僵局的产物,它没有任何经济依据。从长期看,增加定向支出削减是稳定债务/GDP比率的平衡方案不缺少的一部分。但如今,它们并非不可缺少。事实上,由于可能令经济复苏停滞,它们将起到相反的效果。

作者为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为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哈斯商学院(Haas)教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