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欧洲运转起来

无可否认,许多欧盟国家需要财政整合,特别是南欧国家(也包括法国),但财政调整必须辅之以结构性改革。显然,德国十年前所经历的劳动力市场尽管非常痛苦,却令德国经济在全球竞争中获得了一个极强有力的位置。类似的改革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也刻不容缓。

政府被劳动力市场改革可能会造成短期失业剧增的观念束缚住了,因为这样一来雇主解雇工人成本会更低。希望在于,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可以形成经济景气时更大的招聘意愿。

不过,对欧盟政客来说,长期是遥远的,中间隔着好几个短期选举挑战,因此支持改革的政府可能撑不到改革效果显现的那一刻。正如卢森堡总理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所说的,所有欧盟国家政府都知道必须做什么,它们不知道的是一旦做了,怎样才能赢得连任。

能走出困境吗?

德国等国顽固地反对财政联盟,因为它们将成为财政联盟的主要出资人,但该方案存在一个支持度更大的变体,把财政支持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相联系。如果意大利或西班牙实施的变革措施导致短期失业上升,则其财政成本将由中央欧盟预算承担,以此减轻它们的痛苦。这一由富裕国家进行的「投资」将收到成效,如果它能在受助国促成更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和更高的生产率的话。

另一个方案是提供中央预算补助,以减少欧盟经济挑战最严峻国家的就业税。该方案的逻辑是,向希腊这样的国家需要贬值来增强竞争力,但脱离欧罗区会引起严重的问题。替代方案是削减名义工资(内部贬值),而这很难办到(尽管拉脱维亚和爱尔兰做到了)。

减少劳动税也有类似的效果。从短期看,这会给政府带来成本,尽管产出和就业的增长将会证明「税收支出」是值得的;在这方面,欧盟补贴也许又是值得的投资。

如果欧洲想要恢复可持续增长和高就业,那就必须复制表现成功的国家的经验。这样做要求资金投入。政府必须做好准备,说服选民,这样花钱是值得的。

作者为前伦敦经济学院院长、英国金融服务局局长,现为巴黎政治大学教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