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红利将会消失?

摘要:「中国人口红利没有消失」:1,2011年中国平均工资41799元人民币,而美国为52607美元是中国的八倍;2,中国劳动力的比较优势从非熟练向熟练方向转变;3,中国建立在人口基础上的巨大市场为人口红利新内涵;4,一旦放开独生政策就会延续巨大需求;5,中国的退休年龄在全球最低。

正文:中国的「人口红利」,或是其凭借获取似乎永无止境的低成本劳动力供应所实现的竞争优势,是中国过去三十年中国崛起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近年来数据显示,中国劳动力呈现两个趋势;第一,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中国的平均工资自步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已翻了两番;第二,中国人口正迅速老龄化。

未来几年这两种趋势预计会更加强化,由此导致对中国人口红利即将消失的担忧日盛。这也正响应了中国是否日益接近路易斯(Lewis)拐点的争论。

接下来的焦点是,中国在这几十年制造业跻身为「世界工厂」,她是否会在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这个领域失去其人口红利,失去与其他低成本制造业国家,比如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竞争的能力?

我们认为中国的人口红利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人口红利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向前演进发展,这主要基于以下四点原因。

1. 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全球层面仍处于低位

即使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具有低成本就业优势的中国传统劳动力红利优势并未枯竭。值得指出的是,虽然过去五六年平均工资水平迅速攀升,但仍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011年中国的平均工资仅为41799人民币或6568美元;而美国平均工资为52607 美元,是中国的八倍多。

工人欠缺法律保障

中国的其他劳动福利依然处于低位。养老金覆盖范围很低,特别是到2011年人数已高达2.5亿的农民的养老金问题更是常常被忽视。在发达国家经常被认为理所当然的基本医疗保障在中国普遍较低,特别是私营企业,工人时常超时加班,有些公司拖延应付给工人的工资的情况也常发生。工人的法律保障也很低;有时劳动者在最低限度通知或没有明确原因的情况下遭到解雇,并且离职金很少。

劳动力状况欠佳而引发的多种担忧尽管过去几年显著改善,但要达到发达国家或甚至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标准还需要很长时间。

2. 进一步发掘劳动力供应的潜力

中国劳动力供应日益枯竭的说法也存有争议。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其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这是声称中国人口红利日渐消逝的那些人的中心议题。联合国预计,中国的就业适龄人群将在2015年达到峰值。由于出生率下降、医疗保障改善延长了寿命,老年居民所占比重将快速上升,从而导致有效劳动力比重下降。然而我们认为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改变,未来将有可能出台一些措施以促进有效劳动力人口的增长。

分析预测中国劳动力供给将大幅下降的一个核心假设,就是仍在施行的独生子女政策。面对人口老龄化及积极就业人口减少的巨大挑战,在独生子女政策实行三十多年后,近几年有关中国是否应继续这一政策的讨论持续升温。

讨论延长退休年龄

继对中国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的担忧增多之后,近期也出现中国延长退休年龄的讨论。目前中国的退休年龄在全世界来说是最低的,女性最早退休年龄为50岁,女性官员退休年龄为55岁,而男性职员退休年龄为60岁。由于全球一般的退休年龄在65岁左右,通过延长工作年龄限制,适龄工作人口的增长空间巨大。对女性劳动者而言尤为如此,其增长潜力不可小觑。

3. 中国劳动力的比较优势日益从非熟练劳动力向熟练劳动力方向转变

中国的劳动力红利优势,料将逐渐向日益侧重低成本熟练劳动力取代低成本非熟练劳动力的方向演变。这意味着,中国向更高增值链方向迈进变得更容易。价值增值行业和职业需要熟练劳动力,并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有望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经过十年的努力,大学教育取得巨大发展,继续教育和在职培训显著增强,中国积累大量熟练劳动力,由此向高增加值梯队迈进。教育部的数据显示,自1998年以来,高等教育毕业生总数增长近五倍,特别是研究毕业生增长近十倍。

中国技术和专业知识的快速渗透也能够有助于提高生产力。中国从与众多国外领先企业建立大量合资公司及并购中获益,这不仅直接带来管理和技术专业知识,这种专业知识向其他企业传播,最终发生显著的溢出效应。该过程在过去几年快速升级。

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劳动效率高于潜在竞争对手,如印度尼西亚、印度、越南和孟加拉国。比如中国每位员工的GDP金额几乎是印度的三倍,是孟加拉国的五倍多。大企业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0年中国的劳动生产力年均涨幅接近10%,超过金砖五国中印度和巴西的增速,同时也远超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日本和德国。此种明显差异,意味着中国正向赶超目前领先国家劳动生产率的长期目标迈进。

4.建立在中国庞大人口基础上的巨大国内市场将为人口红利概念注入新内涵

作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财富稳步增长,其增长模式渴望从原来的出口导向型模式向国内消费模式转变。中国的国内市场即使可能不是企业最想要占领的,但也必定是目标市场之一,这将成为企业立足中国的一个主要原因。

中国市场需求的影响力能够以多种方式呈现人口红利。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意味着外资公司进驻中国、获得更多机会进入该市场并节约运输成本等的动机强烈,这种动机将扩大中国的总体就业,使人口红利效益具有意义。

此外为迎合中国市场需求,对中国背景人士的就业需求(如服务专业人士)成为一个创造就业的要素。被中国吸引来的就业岗位范围广泛,从金融服务专业人士到奢侈品服务提供商。拥有中国背景的居民和个人将有首要优势以胜任此类职位,从而满足国内市场需求。这将形成一种竞争优势,并在另一个层面上为中国带来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的演变成主要由中国需求面(而非供应面)带动的阶段,将可能是中国人口红利的最终阶段之一。随着中国日益强调鼓励国内消费作为增长驱动力,此种趋势有可能加速发展。

结论

尽管薪酬水平上涨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已发出不少预警,但这些因素结合证明目前中国人口红利的时代并未终结。中国的崛起,迄今为止在很大程度上由其人口红利主导,庞大劳动力人群的活力与生机主导,在未来几年依然存在。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