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季度多赚15%胜预期

交行增11% 民行表现冠内银

全球最赚钱银行工行(1398),昨日压轴公布季绩,工行同样受惠于净息差抗跌力较强及拨备支出较低,第三季纯利按年增长14.9%,至624.42亿元(人民币.下同),优于市场预期。

另外,净息差大致持平的交行(3328),亦录得符预期的季度纯利134.25亿元,增幅11.7%。至于民行(1988),尽管净息差显著收窄,幸中间收入增速快于同业,加上拨备力度较轻,纯利仍能按年大增30.7%,至97.57亿元,增幅冠绝同侪,胜预期。

今年首9个月,工行贷款及存款分别较去年底增长10.9%及11.2%,净利息收入同比增长16.6%,至3113.69亿元,惟工行于季报内并无披露净息差水平。上半年,工行净息差为2.66厘,鉴于已公布业绩的其他三大内银均得益于资金成本回落而令息差改善,券商估计,工行第三季净息差应持平或略有拓阔。

工行季绩理想,也归因于拨备减少,第三季贷款及整体资产减值损失,分别按年减少25.2%及17%。瑞银昨晚发表短评指,期内工行信贷成本仅0.27%,为过去年5年内季度最少,而截至9月底,该行不良贷款率下降至0.87%,是该行近年来最低。

交行中间业务欠表现

要数较为失色之处,是工行第三季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按年仅微增约2%,按季更跌5%。同于昨日公布业绩的交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长亦见乏力,季度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按年减少3.8%,部分抵销了净利息收入按年增长14.4%对利润的提振。今年首三季,交行净息差为2.6厘,与中期的2.61厘大致持平。

相比之下,民行第三季录得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6.51亿元,按年增长45.8%,跑赢一众内银。不过,今年内地两度减息,对民行净息差构成的影响亦最为明显,首三季净息差,由上半年的3.14厘,进一步降至3.04厘,按季大幅缩窄逾0.10厘。

资产质素方面,交行不良贷款余额较6月底增加8.7%,不良贷款率上升0.05百分点,至0.87%。交行管理层昨日解画指出,目前该行超过80%的不良贷款有担保,仅有不足20%是信用贷款,而不良贷款发生的行业和地区比较集中,有利于风险管控。期内,民行不良贷款余额及比率亦「双升」,分别增加7.6%及0.03个百分点。

交行今年8月完成定向配股计划,资本状况显著改善,核心资本充足率较上半年提升2个百分点,至11.58%。瑞银称,资本水平优于其他中型内银的交行可被看高一线,调升目标价6%,至5.6港元。

大型内银抗逆力强净息差反升

本港9间上市内银第三季业绩已悉数出炉,一如市场所料,在内地经济持续放缓及利率市场化推进下,大型银行及股份制内银,由于资产负债结构及风险管理能力迥异,净息差以至资产质素表现均呈分化,大型内银继续展现较佳的抗逆能力。

不过,除了中信行(998)因锐意提升拨备贷款率而出现纯利按年倒退外,其余多家银行都因为拨备力度调低,以致第三季纯利符合甚至优于预期,增幅介乎11.7%至30.7%。首9个月计,民行(1988)纯利按年增长34.7%,跑赢同业,中行(3988)则同比升10.37%,仍是增长最慢的内银。在经营方面,季绩的一大亮点,是大型银行的净息差逆市中不降反升,拓阔幅度约数个基点,有别于中小型内银第三季息差普遍显著收窄逾10个基点的窘局。不过,建行(939)管理层于日前分析员电话会议中提到,人民银行减息,毫无疑问对息差构成负面影响,上季净息差仍得以按季上升,主因银行严控成本较高的同业存款规模,加上活期存款集体重新定价时,利率并无上浮,另外,亦归因于贷款重新定价时间的迟早问题。展望第四季,中信行管理层昨日坦言,预计净息差仍有下行压力。

至于中间业务收入,虽然部分银行按季有所改善,但以首9个月计,受累于内地经济放缓及监管政策收紧,大型内银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表现仍然疲弱,平均仅有单位数增幅,中小型内银这方面的增长相对较快。

资产质素方面,第三季多家内银亦呈转差之势,除了工行(1398)维持稳健,以及农行(1288)和重农行(3618)因上市时间较短,仍处于着力清收处置不良贷款的阶段,因而继续录得「双降」外,其余内银的不良贷款余额均较6月底反弹,尤以招行(3968)单季增加一成最为显著。

据建行及中信行管理层透露,不良贷款上升,主要集中长三角及沿海地区,行业主要为出口贸易相关的制造业与批发及零售业。交行(3328)首席风险官杨东平则指出,如果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善,预计不良贷款水平仍会上升。

5.1

5.2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